省社科院副院长盛毅为之心头一紧
2020-11-14 04:1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2014年,四川结构性矛盾与特殊困难交织,取得8.5%的增长很不简单。”区域经济学专家、四川师范大学校长丁任重说,在全国性化解产能过剩中,四川的钢铁、煤炭、水泥、电解铝等行业大幅减产,食品饮料行业受到巨大冲击,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加之雅安灾后重建任务繁重、“11·22”康定地震不期而至,“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收获8.5%的增长很不容易,含金量也高。”

有专家横向比较分析认为,在全国没有一个省份完成全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的情况下,四川去年8.5%的增速并不低。这一增速在全国经济总量前八位的经济大省中位列第三;四川去年规上工业增加值、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进出口总额增速分别比全国高1.3、0.7、5.4个百分点,在前八位大省中分列第三、一、二位。

紧急关头,端午小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四川在全国率先推出稳增长的16条措施,而后又相继在减轻企业负担、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和支持外贸及县域经济发展等方面推出一系列政策,涉及范围之广、力度之大,同样近年少有。

2014年四川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85万亿元,增长8.5%。1月28日上午,四川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开幕,省长魏宏作政府工作报告,揭晓2014年经济发展成绩单。8.5%的增长,算不算快?四川经济新常态孕育着哪些新气象?数据一经公布,就引起代表、委员和专家学者的关注和讨论。

进入二季度后,四川经济运行止跌回升。上半年经济增速回升至8.5%,前三季度保持8.5%,并一直保持到全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1个百分点。

开局并不顺利,经济运行遭遇巨大压力,不只四川如此,其他省份也困难重重。

与“稳增长”相呼应,四川2014年做的另一件大事就是“调结构”。“四川采取了一系列具有深远意义的举措,调结构的成效会影响四川未来的发展。”盛毅说,2013年,四川关闭424家小煤矿,关停淘汰落后企业433户;2014年又关闭126家,关停淘汰落后企业505户,足见断腕的勇气和调结构的决心。

“一系列举措,抓住了调整机遇期。”省政协委员、四川兴力达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钧说,四川及时出台政策,对实体经济发展给予了巨大支持。

盛毅还关注到另一个现象:川南、川东北城市经济增速,明显快于全省平均水平,“这说明随着多点多极支撑发展战略的实施,区域经济结构也在发生显著变化。”

“8.5%的增幅,既是拼出来的,也是适应经济新常态的结果。”省政协委员、江油市副市长贺勋认为,新常态下,经济增长要从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过渡,也要求产业结构向中高端调整。

“看经济增长,也要看民生指数。”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信息工程学院院长霍伟东说,2014年四川城镇新增就业达到96.2万人,占全国城镇新增就业人数的十三分之一,城乡居民收入分别增长9%和11.5%,均高于经济增幅。“这是经过艰辛努力,积极争取的结果。”

“过去一年困难重重,能够取得8.5%的增长,实属不易。”省人大代表、成都市经信委主任施跃华自去年初就有两个“明显感受”:成都工业增长明显下滑、市场需求明显降低。

数据为证。去年2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7.7%,跌出了预期。等到一季度经济运行数据出炉时,省社科院副院长盛毅为之心头一紧,8.1%——一季度经济增速回落到个位数,这是近年少有的现象。

更重要的是,四川着力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确立了五大高端成长型产业、五大新兴先导型服务业。2014年,全省服务业增加值在三次产业中的比重达到36.7%,同比提高0.8个百分点;电子信息和汽车制造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比重比上年提高0.8个百分点;高新技术产业总产值增长19%。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hongjietuku.net.cn贵州省仁怀市界客史工艺礼品有限公司 - www.hongjietuku.net.cn版权所有